- 17 Nov -


最近看了兩部很好的電影,第一部是The Intern (港譯《見習冇限耆》),幽默、窩心,Robert De Niro 和Anne Hathaway演這類電影可謂手到拿來。相信很多人已看過這部電影,我不在此詳談了。今天想說的是Bridge of Spies (港譯《換諜者》)。

Tom Hanks、Steven Spielberg、Coen Brothers,講完。這個陣容,怎能抗拒?而且是我非常愛看的歷史電影。它改編自美國律師James Donovan的真人真事,背景是1950年代冷戰時期。事先聲明,我個人很喜歡這部電影,但散場時我亦聽見兩個師奶抱怨好悶。這部電影或多或少要用點腦。

以下包含劇情。1950年代,美國與蘇聯關係緊張,FBI在紐約緝捕了蘇聯間諜Rudolf Abel,美國人民極仇視他,沒有律師願意為他辯護,但虛偽是美國人的國技,表面上都要給他找個律師,以彰顯美國司法的公正,最後這塊豬頭骨塞了給James Donovan(Tom Hanks飾),他本來是保險索償的律師,卻非常專業地捍衞了這名蘇聯間諜的權利,憑着智謀令他逃過死刑,改為長年監禁。當時 Donovan受盡全美國唾罵,家人受到襲擊,但他依然堅持原則。「Everyone deserves a defense…every person matters.」他這樣說。

Rudolf Abel呢?美國政府威迫利誘他做二五,但他一一拒絕,美國人對他恨之入骨,高呼判他死刑。後來美國機師Francis Gary Powers在執行間諜偵察任務時被俘虜,被判在蘇聯入獄10年,美國人又要求對方放人。

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是對的,別人是錯的,自己最正義,自己去偷窺人家的秘密是為正義而戰,人家來偷探我的秘密就該千刀萬宰。Well,所謂「國際關係」就是這麼回事。美國恐怕Powers會供出國家機密,便派Donovan去跟蘇聯談判,用Rudolf Abel去交換Powers。他告訴老婆去倫敦釣魚,其實是冒死遠赴柏林就交換人質進行談判。

英國編劇Matt Charman讀甘迺迪傳時,留意到註腳提及一位被總統派往古巴談判、最終令1113名囚犯獲釋的美國律師,那就是Donovan。追溯下去,才發現Donovan在古巴談判前跟蘇聯進行換諜談判更有趣,便專程飛往荷里活向「夢工場」推薦這個故事。那該由誰來執導?他們馬上想起Steven Spielberg,他自小就在家的後院拍攝8mm戰爭片,故事背景多是二戰,成為導演後也拍了多部戰爭片,包括Schindler’s List、Saving Private Ryan、Empire of the Sun、1941……卻從未拍過關於國際間諜的故事。

他說:「我在五六十年代成長,對於冷戰時期的事有很深的印象和認知,但我卻不知道這換諜事件。Powers的偵察機被蘇聯擊落的事件當時人所皆知,但我完全不清楚他被俘虜後所發生的事,我想這換諜事件當中一定有很多精采故事。」

Matt Charman回倫敦後着手編寫劇本,六星期後寫成初稿,監製把劇本交給Coen Brothers,以他們獨有的格調去加以編寫,把人生中的諷刺和荒唐寫得細膩入微。Tom Hanks的演技真是爐火純青了,令我更驚喜的是飾演蘇聯間諜的英國舞台劇演員Mark Rylance,演技纖細敏銳到一個地步讓我感到他每一個表情、每一刻靜默的背後都埋藏着萬千苦衷和秘密。Spielberg看過他在Twelfth Night的演出,決定邀他來演Rudolf Abel。

當許多人本着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」的宗旨來過活,世上也有人願意用自己條命去換取陌生人的安全,這人不是Batman,不是耶穌,而是一個像你和我的普通人,像James Donovan這樣的family man,在東德談判死裏逃生後回到家裏,第一件事就是從行李箱拿出老婆要的倫敦果醬。

但無論我們多麼平凡,在生活裏都有我們應該擔當的角色。「英雄」不需要飛天遁地,而是把一己本分做到最好的平凡人。[本文摘自王迪詩《信報》專欄

www.facebook.com/daisywong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