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18 Nov -



聖誕快到了,那天Philip 來電問我哪裏可以訂購最好的hamper。他明知我向來講究送禮的品味,所以才打電話問我,平日才不見他會關心我呢。但我Daisy也不是小器之人,便指點了他一下。他又問我「金鐘三寶」的hamper 如何,我說不知為何Island Shangri-la 的hamper有隻麥嘜。我很喜歡麥嘜,但聖誕禮物籃多是送給生意夥伴的,我無法想像一個律師或banker收到麥嘜有什麼反應。By the way,聽說Eric 送了一份給美資投行的MD。Cute,我指Eric這個人。

問完送禮的事之後,Philip 突然問我要不要一起看電影。Well well well,原來借故問我送禮的事,其實想乘機約我睇戲!但女人有時候要扮無知,無謂踢爆他。他居然說想看霍金傳記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。

電影很好看,關鍵在於出色的導演和男主角。Eddie Redmayne 將霍金演得出神入化,就連霍金本人看過電影後都感動落淚,說:「Eddie Redmayne將我演得非常好,有時候我以為他就是我。」事實上也沒有人比他更適合演這位科學奇才了。霍金十七歲便開始在牛津大學讀書,覺得功課「ridiculously easy」,卻活躍於划艇隊,之後再到劍橋讀Ph.D.。

Eddie Redmayne 讀伊頓公學,跟威廉王子同屆,然後到劍橋主修美術史。除了拍電影,他也拍過Burberry 廣告,是那種很瘦、很有書卷味的典型英國男孩,而且我覺得像他那樣滿臉雀斑的外國人(不論男女)很好看。

導演James Marsh畢業於牛津大學。他執導的電影作品貴精不貴多,2008 年執導的Man on Wire 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,這片子關於法國特技人Philippe Petit於1974 年在紐約世貿中心雙子塔之間走鋼線的事件,單是如何把四百五十磅的鋼絲繫於兩座大樓之間已是一大挑戰。這是一部很值得看的紀錄片,Philippe Petit這人看來簡直就是瘋的,電影卻讓我稍為明白這種「瘋狂」的人。

在雙子塔之間走鋼線,這並不是單純「博出名」三個字就能解釋的(儘管他的確在這件事後紅到發紫),那必然有更高層次的理由驅使他感到今生非做這事不可,那是一種身為特技人體內流着的血,在高空以生命去成就藝術,對他就像吃飯和睡覺那般理所當然。

James Marsh 是一個心思細密的導演。霍金傳記The Theory of Everything有許多感人的地方都在細微處,例如JaneWilde為Stephen Hawking抹眼鏡這微小動作所蘊含的愛,霍金兩次忍不住把丟在地上的鋼筆拾起來放回原處,以表達他尋找宇宙根源的強烈渴求。

霍金在劍橋求學時邂逅第一任妻子Jane Wilde,但不久他便確診患有ALS,即早陣子「冰桶挑戰」要籌款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,患者的肌肉會逐漸衰弱、萎縮,最後完全喪失活動能力,那時霍金二十一歲,醫生預期他只剩兩年命。Jane 對他不離不棄,堅持嫁給他,獨力照顧他和三個孩子,中途她有過霍金默許的外遇,但最終留在丈夫身邊。這段婚姻維持了二十五年,霍金愛上女護士而離開了妻子。

「這麼好的一對也會散。」電影完場後我幽幽地說。

「俏護士讓霍金看Penthouse。」Philip說得理所當然。

「那是拋棄糟糠的理由嗎!」我火起。「其實嘛,有些事情毋須太執着。」他聳聳肩說。

我咬咬嘴唇。「那麼你相信世上真的存在霍金畢生尋找的方程式,用它就可以解釋宇宙萬物的一切嗎?」

「這什麼方程式恐怕連一些日常小事都無法解釋吧,例如怎樣解釋女人剛才還好端端的,下一刻卻突然生氣了。霍金最大的難題不是宇宙起源,而是女人。」

我瞅了他一眼說:「你對霍金的科學根本漠不關心,老實說你為何提議看這部電影?」

「Felicity Jones好索。」他說。

(撰文: 王迪詩/逢星期六刊於《信報》www.facebook.com/daisywonghk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