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12 Feb -

Natalie Portman主演《Jackie (第一夫人:積琪蓮甘迺迪)》,立即就想看了。去到首影禮時看見電影簡介這樣說:「Natalie Portman is one of the greatest actresses of today.」我是有點猶豫的,她肯定是一位獲獎無數、多才多藝的優秀演員,但除非做了什麼捨生取義的壯舉,不然每次聽見五十歲以下的人被形容「great」,總覺得吹水過了頭。可是看完電影之後,我服。


人物傳記的電影不容易拍得好。早前看了講述奧巴馬夫婦初次約會的傳記片《美國第一情緣(Southside With You)》,我這輩子看過的爛片不少,但這套肯定是最爛的。可幸的是精彩的傳記片確實也不少,我最喜歡《Capote(冷血字傳)》, Philip Seymour Hoffman飾演  Breakfast at Tiffany's In Cold Blood的作者 Truman Capote,似到令人打冷震!Sylvie Testud飾演法國女作家 Françoise Sagan 也非常出色,當然還有 Eddie Redmayne 飾演 Stephen Hawking,在 The Danish Girl飾演變性畫家 Lili Elbe……這些都是一流的傳記片。有人認為論外貌五官,Natalie Portman甘迺迪夫人算不上十分相似。但傳記片分「形似」和「神似」,要「形似」其實不難,大陸就有很多「特型演員」,隨便可以找來半打「孫中山」,就算本來不似都可以整到似,誰敢質疑我國做A貨的鬼斧神工?梁朝偉、范冰冰的替身跟本尊的外貌一模一樣 ,著名演員都有替身。加上化妝、服飾、髮型等配合,要形似又有何難?


難就難在神似。氣質這種捉不住、摸不著的東西,到底該怎樣去「演」?積琪蓮甘迺迪到今天為止依然是教人印象最難忘的美國第一夫人,她的氣質非凡,說話的發音、聲線和語調很特別,更是永恆的fashion icon。她以獨特的personal style征服了人民,猶如美國的戴妃,甚至有人稱她為「America’s Queen」。Natalie Portman在這部電影裡開口說了第一句話,技驚四座,之後那一個多小時我完完全全覺得自己看著的是積琪蓮甘迺迪,簡直忘了自己在看戲。從訪問片段得知Portman重複又重複看甘迺迪夫人帶領傳媒參觀白官的片段,看了無數次,煮飯時看,吃飯也看,看到「上了身」。導演Pablo Larrain生於智利,曾執導《週末殺人狂熱》和《向政府說不》都獲得很好的評價,我喜歡他執導Jackie的手法,把這位第一夫人的高傲、恐懼、掙扎和驚人的意志都呈現出來了,做任何事只要掌握到重點,節奏就會變得像夏天溪水流過小石那般輕快自然,畢竟拍一個喪夫的故事很容易就會落入沉重。

 

看這部電影的最高享受,是同時也看Bryan Cranston主演的All The WayCranston是我的偶像,一位毫無疑問的great actor。我大概已經稱讚了三百次他在Breaking Bad的神級演技,今次他在All The Way飾演甘迺迪遇刺身亡後臨危受命接任美國總統的Lyndon B. JohnsonJohnson予人穩重老成的感覺,跟甘迺迪那種星光熠熠的萬人迷形象相距甚遠19631122日,Jackie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,她的丈夫遇刺身亡,副總統Johnson隨即在達拉斯機場的空軍一號總統專機機艙內宣誓就職,成為美國第36任總統。Johnson曾被列為暗殺甘迺迪主要可疑對象,後來的調查報告否定了這種說法。

 

同一段歷史,看了這兩部電影就可以從兩個截然不同的角度去看,這樣去了解歷史實在有趣啊。人生如戲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。誰是忠?誰是奸?電影世界尚且如此複雜,何況現實。






Tags: Jacki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