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18 Nov -

早前談了日本的溫泉,今天聊聊美食。我有一些朋友是「日本通」,根據他們的推介再加上我自己去過日本N 次的經驗,製作出一份東京餐廳名單,有好些是我平生吃過最美味的日本菜,而且是地道日本人才會懂的地方。

網上曾經流行番茄飯,傳聞好吃得「六親不認」,但我自從在東京吃過番茄奄列飯之後,任何其他番茄飯都無法打動我了。最初我對這間店半信半疑,「這裏怎麼看都不像能做出驚人的美食啊……」我說。「在日本,店不可以貌相。不來後悔。」朋友撇下我大踏步進去。那名副其實是一間連鎖快餐店。

我翻開餐牌,馬上被各式各樣奄列飯的照片吸引,番茄、朱古力、牛肉、芝士……你想得出都有。我點了番茄奄列飯,吃了一口,呆了五秒,抬頭看着我的朋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。「See?」他用眼神得戚地說。這雞蛋有一種特別的鮮味,據說是這間店自家農場出產的雞蛋,飯也分外溫軟香甜。我一個人要了番茄奄列飯和朱古力奄列飯,全部吃光。

如果喜歡fine dining 的話,惠比壽有一家出色的私房菜,由一對老夫婦經營的小店,只能坐十多人。這家店好像有米芝蓮不知幾多粒星,但反正不影響我,食物最緊要好味。店的位置有點隱蔽,不容易找,但味道實在讓人感動啊,我能想像廚師做菜時是帶着微笑的,也許還會一邊哼着Lovin’ Spoonful 的Summer InThe City 。為什麼是這首歌呢?是一種感覺吧。有些人來到餐廳就會選擇困難症發作,捧着餐牌呆半天仍理不出一個頭緒來。這家店沒有餐牌,晚餐大約十道菜全部由廚師決定,必有和牛、燒魚和季節性料理。

要說最震撼那一次,大概就是在澀谷光顧壽司店了。要不是一位食家朋友推介,單看門面我是絕對不會進去的。不只因為那是位於購物商場內的快餐店,還因為門外那條隊,我伸長了脖子仍看不見龍尾,而那是下午四時半。我沒有耐性,平常在香港看見長龍速逃,加上香港人總是羊群心理,人排我排,唔好執輸,最後往往發現被人龍欺騙了,試過後就知道不外如是。但我相信這位朋友,便乖乖排隊。等了個半鐘,我們在壽司吧枱坐下,面前就是極新鮮的食材,十多位壽司師傅忙得團團轉,那熱鬧的氣氛讓人興奮,我急不及待點了各種壽司。吃了一口,驚為天人。

日本菜我吃過很多,但老實說還是第一次真正領略到原來壽司可以美味到這個地步,那是我永遠都會記得的味道。然後還點了刺身、龍蝦、蟹……全都滋味無窮!我覺得有生之年能吃到如此美食真是太幸福了,看見壽司師傳那麼盡心盡力,很感動啊,吃着吃着,眼眶就紅了。「嘩!你怎麼哭了?吃壽司怎麼會哭……」朋友手足無措。「你不要理我……嗚嗚……我看《崖上的波兒》也會哭……好好味啊……」

我就這樣又哭又笑地吃着壽司。埋單時一看,兩人加起來還不用500港元,而那時日圓尚未貶值。我在香港幫襯過一間很有名的日本餐廳,每位承惠4000港元,遠不及澀谷這間店好吃。

已有好一段時間沒去日本了,因為太掛念日本的溫泉,我寫了新書《秋心的夏天》,講述一個香港頂尖女精算師,因為某些緣故放棄香港的一切,來到京都偏郊一家溫泉旅館打工,在那裏遇上一位隱世鋼琴家,兩人都迷失於人生路上,到底他們能否在相知相惜中重新找到力量向前追求夢想與幸福?這本書不會在書店發售,有興趣可到我的Facebook看看 ( www.facebook.com/daisywonghk ) 。

(撰文:王迪詩/逢星期六刊於《信報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