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01 Dec -

這幾天收到特別多粗口電郵和Facebook私訊,包括「祝你闔家出街被車車死」,「咁死醜樣仲出嚟獻世」,因為我在Facebook撐公和荳品。

什麼國仇家恨需要咀咒別人一家喪命?據傳媒報道,一名食客在老字號「公和荳品」借洗手間不遂而向食環署投訴,店主稱因洗手間設於廚房,食環署要求他們不可外借洗手間,店主其後接獲食環署通知,指公和領取的是「工場牌」,不可提供堂食。由於只能做外賣,唯有改用即棄餐具,九龍城店不再放座椅,客人得站著吃。

沒有食肆牌卻提供堂食就是違規,但我們該以何種心態去看待這件違規事件?我早前在專欄寫過律政司疾惡如仇,一名76歲老婦發現已逝丈夫遺下三張未用的醫療券,心想「唔好嘥」,便往診所用醫療券換了三樽總值750元的鈣片自用。她被控欺詐罪,最終獲判無條件釋放。引自報章:「控方透露,鑑於被告年紀老邁及初犯,辯方的確曾查詢以守行為方式處理本案的可能性,但經諮詢法律意見後,律政司考慮到案件涉及破壞政府福利政策及濫用公帑,故決定繼續檢控。」

從法律角度看,阿婆有錯嗎?有。律政司有權向她提控嗎?絕對有。但正當律政司為了打擊「濫用公帑」而提控,他們又花了多少公帑去為750元告一個阿婆?你可以說那不是金額多少的問題,也無關阿婆故意濫用公帑還是出於無知,她用已逝丈夫的醫療券換鈣片是事實。所以我真心覺得律政司沒有錯,只是憨居而已。

2008年有一名56歲男士在明愛醫院門外心臟病發,他的兒子向醫院職員求救,職員稱病者並非身處醫院範圍內,拒絕召喚院內醫生施救,建議他打999。近半小時後才有救護車到場,病人不治。醫院表示職員「按指引辦事」,未有失職。是的,職員依足指引,只是沒有人性而已。這甚至不是人情味的問題,而是常識。

對於公和荳品,很多人說:「攞返個食肆牌咪冇事囉!」有見地,多虧他指出阿媽係女人。傳媒引述店主潘小姐說,若要申請食肆牌,店舖需重新裝修,她未能負擔昂貴開支。加上店舖位於舊區,隨時被業主收回。也有人說:「負唔負擔到係一件事,違規就是違規!」完全正確,所以店主正在尋找符合規格的新舖位,以便申領食肆牌照。

兩間公和荳品在當區營業近60年而食環署一直沒表示有問題,有人卻罵道:「以前違規,以後就可以繼續違規嗎!」當然不可以。「執法都有錯?老店大曬?」執法沒有錯,讓我copy & paste一次:「店主正在尋找符合規格的新舖位,以便申領食肆牌照。」我想討論的反而是未找到新舖之前,是否能有一段寬限期暫時讓公和以舊日方式經營,避免每日製造數以百計的塑膠垃圾?老店唔係大曬,但以往60年經營紀錄可在食物安全等方面作為參考,以判斷是否值得給予寬限期。

看到這裡,相信有一群人已對我恨之入骨,準備啟動辱罵的武器。但如果我因為害怕而裝聾扮啞,我還是王迪詩嗎?常有人罵我:「近乎文盲都可以做作家!公義你識咩?」我真係唔識,只是心裡有把聲音告訴我當門外有人處於生死邊緣,我不能見死不救。我完全同意必須執法,所以我支持公和領食肆牌,但水貨客呢?為什麼放走水貨客?為750元控告一個阿婆之際,張健華呢?為什麼這位殘疾人院舍「康橋之家」前院長涉嫌與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,警方在現場找到含有他精液及女事主基因的紙巾,竟因為女事主智障不宜作供,律政司便撤銷控罪?公義,我又怎會懂。[作者: 王迪詩 /本文摘自信報專欄 Instagram: daisywong_autho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