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15 Jul -

幾個女人相約吃飯,話題總離不開男人。但別以為我們只談男朋友或男同事,很多時話題還包括這個男人――爸爸。常說女人都很麻煩,她們的麻煩綿裡藏針、嘮嘮叨叨。男人呢?麻煩起來卻是爆炸性的,女人反而往往是收拾殘局的一方

 

我朋友就有個麻煩父親。暫且稱這位朋Eva,她的父親年輕時做金融業,炒股斬獲不少,有過一段風光的日子。你知啦,男人一有錢就身痕,花天酒地不在話下,身邊還聚集了一群黐飲黐食的擦鞋仔。You know what?真係好多男人鍾意做大佬,而大佬的首要功能就是埋單。做大佬有種飄飄然的虛榮感,Eva的爸爸會出錢請幾個「馬仔」去歐洲旅行(去享樂卻從來不會益老婆仔女);找擦鞋仔陪打麻將,贏歸你的,輸入我數,花錢就像倒水。即使後來炒股失利,身家已所剩無幾仍爭住做大佬。這種男人嘛,根本就是非常自卑,所以才需要一班嘍囉在他身邊吹捧。女人很少熱衷做大佬,極少爭著幫擦鞋仔埋單,倒是比較擅長向漏了夾錢的傢伙追數。

 

損友除了黐飲黐食,還哄騙Eva的爸爸去做各種投資,在大陸、越南、印度之類的地方開廠,蝕到見底。有次在越南蝕光了錢,欠下工人大筆薪金而被綁架,結果他的老婆賣樓救夫,但不要以為他會心存感激,剛好相反,他被救出後還對老婆說:「若不是我以前有本事賺到錢,你有屋住?樓是我買的,益你住了這麼多年!」完全不覺得自己錯。事實上,他為了投資和做大佬花盡積蓄,已很多年沒給家用了,倒是他老婆自己出去打工來維持生計。千萬不要跟這種人說:「醒醒吧!你那些豬朋狗友在騙你的錢呀!」他一定會反罵你侮辱他的「朋友」。我問Eva其實你覺得人會不會變?她斬釘截鐵地答:「變?會!變本加厲就會!」

 

另一位朋友(暫稱Flora)在三姊妹中排行第二。讀小學的時候,她家裡是經營茶餐廳的。某天父親突然拿走家中和店裡所有錢,就連出糧給伙計、購買食材和舖租房租的錢都掃得一乾二淨,「大耳窿」幾乎在同一時間找上門,又到茶餐廳鬧事,原來好賭的父親借下高利貸,輸光身家便一走了之。不少男人的通病:平日要面,有事即閃。搞出爛攤子就逃避,將問題卸給女人。我有好幾個朋友的父親在「hit-and-run」之後,見事情稍為丟淡了就會回來向仔女要錢,有時是鄉下的祖屋要重修,有時是七姑婆過世要辦喪事,也有時叫仔女也夾一份錢「投資」,總之不斷要錢。

 

EvaFlora只是其中兩個例子。令我感到好奇的是這些擁有糟老爸的女生,長大後都事業有成,家庭幸福。不是說父母的身教對子女影響深遠嗎?父母不濟,孩子有樣學樣,長大了也不會有出色,何以她們並沒有像父親那麼廢?她們當中有人的母親比較堅毅,但也有懦弱的,一天到晚哭哭啼啼。然後我發現了一點:不管擁有怎樣的父母,這些女生從童年開始都有一個共同目標――我要做一個跟父親徹底相反的人,找男友更必須找個跟父親相反的,她們從小就這樣警惕自己,反而因此而得到一張非常具體的行為指引清單,從小就很努力讀書,帶眼識人,結果長大後都生活美滿,教育子女時也特別注意不要讓孩子重蹈父親的覆轍。從這個角度看,糟老爸貢獻良多。(人生分享:《我是我。王迪詩4》、《我是我。王迪詩3》)